当前位置: 70ccucom > 70ccucom > 李升华七律诗 自励
随机内容

李升华七律诗 自励

时间:2021-04-18 12:23 来源:70ccucom 点击:112

自励

一寸光阴超寸金,欲将过隙化清吟。

笺中每颂松梅骨,笔底非容鸟兽心。

文首八衰近书屋,自成一格远诗林。

身单岂惧余年少,短绠偏为汲井深。

【注解】读唐李商隐《随师东》诗,依韵而咏别事。原诗云:“东征日调万黄金,几竭中原买斗心。军令未闻诛马谡,捷书惟是报孙歆。但须鸑鷟巢阿阁,岂伪鸱鸮在泮林。怅然前朝玄菟郡,积骸成莽阵云深。”记于2021年4月17日。

这首诗的有趣是:每一寸光阴都超过了一寸金,吾想将白驹过隙都化作清美的哦吟。吟笺中往往会讴颂青松与红梅的风骨,笔底下绝不会容忍鸟兽的狰狞之心。效仿文首八代之衰去挖掘藏书,自成一家风格而远隔时下的诗林。身家固然孤单,却岂惧余年更少,短短的绳子偏要去井里汲深。

首联中的“过隙”,即“白驹过隙”的略语,白驹,白色骏马,比喻太阳,隙,缝隙,有趣是,像幼白马在细微的缝隙前跑过相通,形容时间过得极快,见《庄子·知北游》:“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之过隙,骤然而已。”又见宋代诗人吴儆的《西江月·山色不随春老》词:“山色不随春老,竹枝长向人新。桃蹊李径已成阴。深院莺啼人静。阳世白驹过隙,人情苍狗浮云。不须计较谩劳神。且恁随缘任运。”

这一联中的“清吟”,指清美的吟哦,清雅的吟诵,见唐代诗人韩偓的《三月二十七日自抚州去南城县舟走见拂水蔷薇》诗:“江中春雨波浪胖,石上野花枝叶瘦。枝矮波高如有情,浪去枝留如力斗。绿刺红房战褭时,吴娃越艳醺酣后。且将浊酒伴清吟,酒逸吟狂轻宇宙。”

颔联中的“松梅骨”,有趣是岁寒之友青松红梅的风骨,见宋代诗人李龙高的《松梅》诗:“梅誇清节忒高寒,70ccucom松受微封相符骏弹。毕竟两君俱强项,医营业外喜欢秦官。”又见宋代诗人陈著的《梅山摘其绝为四首和来余因以次韵》诗:“弟兄能有几人同,酒趣诗情冷淡中。须记松梅满山雪,莫随桃李杏花风。”还有宋代诗人曾丰的《长至寿广西挑刑吴大卿》诗:“骨相岩岩松梅竹,精神凛凛冰雪霜。”

这一联中的“鸟兽心”,即禽兽心,比喻凶人怀有的凶念,见《汉书·韩安国传》:“今匈奴负戎马足,怀鸟兽心。”又见唐代诗僧寒山的《诗三百三首》:“人面禽兽心,做作何时休。”

颈联中的“文首八衰”,即“文首八代之衰”,这句话是苏轼在《潮州韩文公庙碑》中对韩愈的表扬,表彰他发首古文活动,重振文风的历史勋绩。

这一联中的“书屋”,指人们藏书、读书用的屋子,这边借指藏书,见唐代诗人王建的《书赠旧浑二曹长》诗:“替饮觥筹知户幼,助成书屋见家贫。”又见唐代诗人李商隐的《自贶》诗:“陶令舍官后,抬眠书屋中。”还有宋代诗人孙岩的《浦早看》诗:“千峰倒影碧粼粼,摹写桐江最真切。每逢佳处谋书屋,渐恐山灵不信人。”

这一联中的“诗林”,指诗人荟萃之所,见宋代诗人杨万里的《木犀初发呈张功父又和六首》其一:“约斋诗客坐诗林,泒入江西彻底深。缝雾裁云梭织锦,明堂清庙玉撞金。已呼毛颖哦齑臼,更约姮娥聘槁砧。细咏新来木犀句,一灯明灭夜沉沉。”又见元代诗人张翥的《寄陈敬初郯九成》诗:“诗林别后答俱进,时遗邮筒慰寂寥。”

尾联中的“绠短汲深”,有趣是吊桶的绳子短,打不了深井里的水,亦比喻能力单薄,难以担任艰巨的义务,语出《庄子·至笑》:“昔者管子有言……褚幼者不能够怀大,绠短者不能够汲深。”见《荀子·荣辱》:“短绠不能够汲深井之泉,知不几者不能与及伟人之言。”又见唐代诗人司空图的《注愍征赋后述》:“将研旨远之机,已尽汲深之力。”还有宋代诗人陈造的《赠钱郎中》诗:“效奇乏良策,汲深惭短綆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上内容,由70ccucom收集并整理。